殷小兰用软弱膀子担起全家期望

2019-03-14 09:50:22来历:作者:本报记者 唐春成

  殷小兰在干农活。春成供图

  她是一位普通的农村妇女,十几年如一日,起早带晚,每天作业十多个小时,不遗余力伺候老公,贡献公婆,照料姑姑。面临四分五裂的家庭,她不离不弃,以常人不可思议的坚韧意志和博爱之心,用软弱膀子担起全家期望。

  她叫殷小兰,家住泰兴市姚王镇夏家垈村北夏三组。本来她的家庭还算美好,老公是木匠,公公是退休工人,一家人其乐融融。但命运弄人,2006年老公外出做木匠,骑摩托车不幸发生完事故,躺在医院里昏迷不醒,后来尽管保住了命,但却落下了后遗症,大脑不听使唤,成了发呆,不光干不了家务事,还要他人伺候他。

  那时,家里还有公公帮衬着,虽不算殷实,但还能过得下去。谁知,2011年,公公也出完事故,被人家撞断了腰椎骨,下肢瘫痪,从此不能站立。

  为支撑这个家,殷小兰既要打工赚钱,又要干农活。她常常是天不亮就起床洗衣、煮饭,天一亮就下地干活,10点之前回家吃饭,11点赶到饭馆打工。饭馆每天下午1点半到4点是职工休息时间,她还要赶回来干治虫、收割等农活,然后赶在4点前到饭馆上班,一向干到晚上10点多才回家,每天要干十六七个小时的活。

  屋漏偏遭连夜雨。2012年,婆婆又不当心摔断了臂膀。其时,家中还有一个九十多岁双目失明的老姑奶奶需求照料。

  面临这样一个家庭,甭说她一个弱女子,就是铁打钢铸的男子汉也会挺不住倒下的。怎么办?殷小兰没有畏缩,她咬紧牙关,决计尽自己最大尽力让白叟们安度晚年。

  上班前,她为白叟们和老公准备好可口的饭菜,下班后再为他们洗澡换衣。看到她累成这样,村里有人主张她把老姑奶奶送镇上敬老院完事。她却不容许:“老姑奶奶也是我的老一辈,我不在乎多伺候她一个人。”

  幸亏的是,现在殷小兰的儿子现已结业开端作业了,她肩上的担子略微减轻了一点。

  2016年,殷小兰的老姑奶奶病逝,白叟临终前久久拉着她的手不放,眼里流下了感谢的泪水。

  婆婆越来越老了,再也不能协助照料公公和老公了,三个人只能全赖她一人照护。为了撑起这个家,她现在还在一家饭馆打工,作业一有闲暇,就从速回家照料两个病人和行动不便的婆婆,家里单位来回跑,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论刮风下雨,从不间断。

  儿子到了谈目标的年纪,但人家姑娘一传闻他家的家庭状况,都纷繁摇头。她心急如焚,跟儿子商议,想叫儿子与这个家脱离关系,一个人到外独立日子,这样或许找目标会好一点。但是儿子一听这样的话,一万个不愿意:“妈妈,别怕,现在我已长大了,我能帮你扛起这个家!”听到这样的话,殷小兰泪如泉涌,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

  2017年2月,殷小兰的公公病逝,婆婆受不了冲击,患上了老年发呆症,常常大小便失禁,殷小兰仔细换洗,从无怨言。她既要去上班,又放心不下婆婆,就跟饭馆老板洽谈,想把婆婆带在身边上班。老板知道后非常怜惜,便容许了她的恳求。就这样,早上她用三轮车驮着婆婆上班,把婆婆安排在职工宿舍,作业时再抽空到宿舍照顾婆婆,晚上再用车驮着婆婆回家。村上的白叟一说起此事,没有一个不伸出大拇指称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