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辫子姑娘”:我送亲人过大江

2019-04-01 09:50:23来历:vwin德赢作者:本报记者 唐春成 通 讯 员 王明哲 宗梅

  《我送亲人过大江》相片

  颜红英白叟

  编者按

  “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70年前的春天,20余万中国公民解放军从靖江飞渡长江,吹响战役的号角。靖江,成为渡江战役千里阵线的东线起点,被誉为“东线榜首帆”。在国民党军长江防地被完全炸毁的1949年4月23日,中国公民解放军华东军区水兵在泰州白马庙宣告建立,公民水兵从这儿一路劈波斩浪,纵横万里海疆,泰州由此被誉为“水兵诞生地、水兵母亲城”。

  本年是新中国建立70周年,也是中国公民解放军水兵诞生暨渡江战役成功70周年。为引导全市广大党员大众紧记荣耀前史,传承赤色基因,鼓励全市上下愈加奋发有为,在打造江苏高质量展开中部支点城市、奋力书写新时代“五张新答卷”的征途中再立新功,市委宣传部在全市安排展开“水兵诞生地 渡江英豪城·那些人 那些当地”大型全媒体寻访举动,寻访当年的亲历者、见证人、知情人,造访水兵诞生、渡江战役等革新遗址,复原光芒前史,显示赤色文明,叙述严重战役中的革新故事、表现革新豪情和军民一家亲的鱼水友情。本报自今日起推出系列报道,敬请重视。

  在中国公民解放军水兵诞生地留念馆里,有一艘老旧的渔船,船头堆着沙袋,沙袋上架着机枪。“此船为国家革新一级文物,曾参与过渡江战役,是留念馆的镇馆之宝。”顺着解说员蒋慧的点拨,咱们看到船的上方悬挂着一张新华社随军记者邹健东拍照的《我送亲人过大江》相片,在苏北江面上,一位身段瘦弱、梳着大辫子的姑娘,耸峙船头,奋臂摇橹,向江南驶去,她的船上坐着20多名解放军。

  蒋慧介绍,“大辫子姑娘”名叫颜红英,本年90岁,现在日子在苏州市吴江区。前不久,记者一行来到颜红英白叟所寓居的吴江区滨湖新城松陵镇菀平社区,对白叟和她的子女进行了采访。

  “大辫子姑娘”永久定格在前史回想中

  记者一行刚进菀平社区,偶遇一位名叫王巧凤的77岁白叟,“你们要找渡江白叟啊,我知道,随我来。”巧的是,王巧凤是我市姜堰人,她热心地将咱们带往颜红英白叟家。“咱们都听说过她的事,可他们一家人却很少张扬。”

  颜红英和小儿子董红兵一家住在一幢80平方米的民居里,家中简略粉刷,那张《我送亲人过大江》的相片挂在客厅最显眼的方位。

  1949年4月22日,公民解放军万船齐发,横渡长江,建议渡江战役。第三野战军首长粟裕、张震在泰州白马庙指挥部指挥东、中两个集团所属第七、八、九、十兵团的渡江作战。“母亲参与的应该是东线作战。”颜红英白叟的小儿子董红兵告诉记者,解放前外公家以船运为生。1949年3月,外公颜建法带着母亲她们,用自家的5吨木船在泰州一带跑运送,适逢公民解放军集结船舶,外公一家自动报名参与渡江战役支前作业。颜家拆了船篷,改装了船舶,以便渡江需求。为了确保顺畅渡江,颜家的船和其他几十条运粮船一同,泊在扬中的北夹江进步行了一个多月的练习。当年4月18日,母亲颜红英驾驭满载公民解放军兵士的船舶在苏北夹江里进行渡江演习时,遭炮火突击,弹片擦破她的脸颊,因而留下了伤痕。

  在记者与董红兵扳话之际,颜红英白叟也凑了过来,白叟听力欠好,但身体仍旧健康。“这便是我,美丽呢!”她指着相片,又指了指自己,着重自己年轻时长得很漂亮。说到高兴处,白叟还做出端枪的姿态,重复想念“年轻时,我凶着(凶横精干的意思)呢。”

  一个血气方刚、忙于家庭生计的花季姑娘,怎么会想到毛遂自荐前往战役榜首线?在战火纷飞的时代,甭说女子,就连许多男人也会左顾右盼、左思右虑。长时间跟母亲日子的董红兵对母亲的性情领会很深,“只要是她认准的事,必定会做究竟。”

  董红兵的说法得到了颜红英的小女儿董小妹证明。“母亲跑船出世,从小就跟着外公足不出户,什么运大米、盐巴、石子、砂子,样样苦活累活都干过。走的当地多了,见多识广,胆子也大,常常是大辫子一甩,胳肢窝里夹一块布,走街串巷跟人家换东西。”

  董小妹回想,当年母亲看到解放军招募船工渡江,她挤过人群当场报了名,外公得知后急得不得了,连说,“姑娘,姑娘,你疯了,渡江交兵是要死人的”。可终究外公仍是没有拗得过长女,和女儿一同参与了渡江支前。

  渡江战役成功后,为赞誉颜红英一家所作出的奉献,部队向他们颁发了渡江成功留念证和二等功臣证书。颜红英白叟难忘当年的庆功典礼,她不止一次向子女们说起那段光辉阅历:“咱们一家人胸前佩戴着大红花,解放军领导给咱们颁发了证书。”

  赤色基因应该代代相传

  当年捧回渡江成功留念证和二等功臣证书后,颜红英姐妹随父亲回到了老家宝应广洋。经人促成,1951年,21岁的颜红英嫁给了大她10岁的同乡董培年,不久,便迁居现在的吴江菀坪安湖村,从此一向过着平平的日子。

  之前,村里人都不知道颜红英是渡江的功臣,她也从来没有向村里提过什么要求。偶然,她会跟儿孙说到当年渡江的情形,但她常常对儿孙说的话是:再苦再穷,人也要靠自己干。

  更让人感动的是,颜红英的自负自爱质朴宽厚,传给了她的儿女甚至孙辈。

  1999年7月,吴江市遭受特大水灾,颜红英再现支前本性。一天,当她从小儿子董红兵口中得知部队官兵正在她家邻近的大堤上抗洪抢险时,颜红英提出必定要去看看这些兵娃娃。由于有着送大军过江的亲身阅历,颜红英关于子弟兵披风戴雨抗洪抢险格外动情。

  颜红英在小儿子董红兵的搀扶下来到防洪大堤,当她看到兵娃娃们磨破皮肤的膀子时,眼里闪着泪花,她心痛地说:“娃们,你们辛苦了!”她走上前去为几名扛着草包的解放军兵士悄悄擦去了脸上的汗水,并拿出了事前预备的20多条新毛巾逐个递到官兵们手里。

  政府也没有忘掉这位渡江支前的老妈妈,常常安排慰劳,社会各界也屡次前往菀坪社区,看望慰劳这位为新中国建立作出奉献的英豪母亲。

  “新中国的诞生,靠的是像我妈妈这样千千万万的普通人,她们不怕牺牲、不畏困难,浴血斗争,创始了今日的美好日子。未来,咱们也好,下一代也好,应该承继老一辈的荣耀传统,将赤色基因代代相传下去!”董小妹骄傲地告诉记者,正是遭到母亲英豪事迹的感染,她的独子2009年荣耀入伍,现在正在某驻外组织保镳小组执役,因表现出色,她的儿子已是上士警衔,并荣立三等功一次,屡次取得优异标兵称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