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

2018-08-14 10:27:26来历:泰州晚报

  【作者简介】陈社,亦名肖放,泰州海陵人,做过农人、工人、职工、公务员,著有散文集《安然人生》、杂文集《不如简略》、小说集《井边》、评论集《向普通问候》等著作。

  想念

  □陈社

  我的初中同学中,有一部分插队去了高邮湖西的菱塘公社。1969年2月28日,阴历正月十三,寒风凛冽。这些1968届初中毕业生,十六七岁的孩子,肩扛手拎着行李,先货车、后步行,跌跌撞撞地去到了那片闻所未闻的湖泽。

  是时,关于毛主席“知识青年到乡村去,承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有必要”的最高指示,一些同学积极响应,心驰神往;一些同学别无挑选,唯有遵守;也有想方设法得以幸运“漏网”的。

  多年来,关于知青是“芳华无悔”仍是“有悔”的争辩时起时伏……可无论争或不争,菱塘那片土地和那里的公民总被当年的这些孩子想念着。

  较早去探望的是李坚峰——当年菱塘公社佟桥大队屠庄生产队的知青组长。说早,也是30年后的1999年了。一个夏天,坚峰一家去了一趟屠庄,看望了素交,惋惜的是当年的生产队长已逝世多年。

  经坚峰建议安排,2002年2月28日,他们插队33年的日子,8名泰州知青结伴重返菱塘。2006年3月4日,14名泰州知青组成“省亲团”再访菱塘……他们与“第二故土”保持着联络,关心着那里的建造和开展。最近,坚峰又作为泰州知青代表,参加了菱塘回族乡树立30周年庆祝活动,带去了数十名同伴亲笔签名的祝贺信。

  我问坚峰,当年菱塘对你们这些知青不错吧?他一会儿打开了话匣子。他说,插队到菱塘的泰州知青(包含初中生和商校、卫校、师范的中专生),前后总共346名,都被安排到各个大队条件较好的生产队,暂时住处是同乡们想办法腾出来的。他说,同乡们在自己吃不饱、缺草烧的情况下,不少生产队却额定供应知青每人每月10斤大米,烧草是直接去队里的草堆上拉。农忙时忧虑正在长身体的咱们顶不住,还给咱们送上香馥馥的炒面。他说,咱们吃的蔬菜,早晚饭的小菜,乃至农家平常舍不得吃的鸡蛋,都是家家户户轮番送来的。咱们盖的被子、挂的蚊帐,也是队里给咱们特配的“日子委员”协助拆洗。他说,同乡们还协助咱们开出了小菜园,四周挖好了排水沟,扎好了篱笆栅门,手把手地教咱们培养。他说,咱们还享有很多“特权”:上街买粮,照记工分;轮值煮饭,照记工分;外出碾米,照记工分,连加工费都是队里报销……

  这一切,他们都想念着。他们的“省亲”之旅,其实是感恩之旅。他们去祭拜过当年给予他们关爱和照料的生产队长,给每家每户赠送过慰劳红包。2006年3月的那次,特别精心挑选了30株银杏树苗,亲手栽植在菱塘乡建造中的民族广场,并整理了两份材料交给乡领导。一为《挑选献植银杏树的三点考虑》,介绍了银杏身世长远、寿数漫长、浑身是宝的长处。二是《银杏树培养办理关键》,概括了六点注意事项。2007年7月菱塘遭龙卷风突击,他们又汇去了6000多元慰劳金。而村里在经济开展、同乡们在子女肄业工作等方面遇到的困难,他们也不遗余力地给予了不少协助。遇到婚丧大事也时有来往,坚峰还应邀去为一位同乡策划掌管了其子娶亲的婚礼。诚如高邮市一位领导感言:这些年,泰州知青与菱塘公民来来往往,就像走亲戚相同。

  菱塘公民也想念着知青们的种种优点,其间有件事最为咱们意想不到。2006年3月泰州知青“省亲团”再访菱塘的第一天,欢迎会上,乡党委、政府首要负责人请他们协助寻找一位救命恩人——1970年的一个寒天,一位路过新景大队的小伙子救起了一个落水女孩。这是一位低矮衰弱的泰州知青,面临女孩家人的千恩万谢,他不愿留下名字,不愿换下浸湿的衣裤鞋袜,不声不响地走了。36年曩昔,那个其时六七岁的回族小女子早已当上了菱塘中心幼儿园的教师,她的一家一向记忆犹新这位救命恩人,却苦于无从寻找——这次总算找到了,他便是泰州知青杨基平。被救的女孩和她父母亲都赶来了,惋惜基平这次因事没能来,女孩一家当即商议起了与救命恩人的会晤……

  当年插队去菱塘的这些孩子现在都已年过花甲或许挨近古稀了,他们仍然不时想念着那个“第二故土”。他们是“芳华无悔”吗?不是。他们说,“上山下乡”使咱们失掉的太多,但职责不在乡村和农人,却是添了太多费事,是菱塘公民协助、照料了咱们。

  在阴霾和泥泞中,他们不只承受着困难和丢失,还记住了团体的关心和人道的光芒。